2015年11月10日

冬日,收藏那些屬於自己的片段。 ──吳洛纓《人間散策》新書分享聚會

《人間散策》,是從洛纓的FB塗鴉牆上,幾年的時間,像是寫著小日記,一點一點的記錄,一點一點地集結成冊下來的集子。讀《人間散策》,就好像以一種又私密又公開的方式,在認識一個新朋友。有的時候,因為如此親近又如此疏離,幾乎就像在聽著自己的聲音,重新認識自己。

一點一點的片段,一點一點的文字,好像以一種沒有壓力的方式,把自己的片段蒐集起來。假如你單篇單篇對焦地看,也許不知所以,就是個令人興味盎然的短篇文字;而這本集子更像是一面馬賽克磚牆,驀地退了兩步,又是另一番風景。那是我們重新認識的洛纓,也是我們重新認識的自己。

11/25,晚上七點半在穆勒咖啡館我們邀請了洛纓來,待在一起坐坐聊聊。聊聊她的書,聊聊她的生活與寫作。也邀請你來,待在一起分享那些屬於自己的,小小片段。

怎麼走?

聚會低消飲料一杯或一份餐,請點下方表單報名!(本場次報名已額滿,如希望加開場,請進入連結表單填寫資料。)
http://goo.gl/forms/q6FsOshP15

==
很享受讀洛纓這本書的感覺。直像是看著朋友的秘密畫冊,或著不為人知也不為誰寫的小日記一般。

洛纓是我的老客人。平日素常見她,總是埋首在筆電裡面,敲敲打打。喜歡喝手沖單品,見面招呼相視笑笑,倒也沒太多機會深聊。有的是一種熟悉,一種淺薄的相知。就像有些時候,你會知道有某個人,你們生命裡的一些經歷有相似重疊之處,又或氣味相投,但聲張無謂,瞎聊閒扯無味,特意要拉近距離多講兩句是格外矯情,也許見個面點個頭,偶爾關心一下對方的臉書也就結了,淡如水卻有幾分滋味的,這樣的朋友。

而讀著她的新書,也帶給我同樣的感覺。

那就好像跟一個不會令你感到壓力的朋友坐在一起,喝杯咖啡,抽一根菸。也許沒有什麼對話,但正因沒有什麼對話,你們的相處更沒有被那些語言文字思維拆散。你們會切切實實地感受到對方的存在。

因為沒有什麼事要解決,也沒有什麼目的要達成,也沒有什麼道理要闡述,更沒有什麼為了彰顯自己而需得不斷說著「我我我」的需求。

人間散策是這樣的一本書。

讀了太多的書,是試圖塞些東西給你,是試圖傳達某種強烈而具主題性的東西,是虛與實之間的「實」,特別是多數的男性作家,總在經營些什麼,闡述些什麼,總是在彰顯自我,總是在拿些什麼很具體的東西給你。實實在在的一桌大菜,也許吃來過癮,多了卻總是令人膩味。

人間散策卻猶如一杯咖啡。

有九成五是水,卻實實在在無法令人忽視。乍嚐濃烈撲鼻,那濃烈卻絕不淺薄,反倒餘韻深長。你在這裡,看不見什麼中心主旨,也沒有人要賣弄什麼大喜大悲人生起伏故事精彩跌宕,更沒啥無所謂的人生哲學,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吳洛纓。就是一個,你熟悉卻又陌生的朋友。比起給你些什麼東西,那種沒有壓力地共處一室,共享一段時光、一杯咖啡的閒適自在,更是令人珍惜。

11/25,禮拜三晚上在穆勒,邀請了洛纓來坐坐聊聊。她說,主題給你想,都可以。

要有什麼主題呢?讀了人間散策,實在說,什麼主題都無謂,就是個藉口或理由,可以跟有緣看到這段文字的你,就是待在一起,隨便聊聊。那藉口可以是關於這本書,可以是關於寫作,可以心靈可以編劇,又或乾脆就是一杯咖啡。比起這些藉口,更實在而令人期待的,是不透過任何的中介,不透過一個劇本,不透過一篇文字,不透過電腦螢幕和臉書,和一個實實在在有血有肉的人,待在一起。

有多少時候,我們是透過這些中介和另一個人相處?又有多少時候,我們是以那些圍繞在外部的東西──這人做過的事也好、這人的身分也好、這人的角色也好──來認識一個人?角色進進出出,而我是誰?每個稍稍敏銳的劇場人,都會意識到這個問題。而最終我們都會知道,只有在當下發生的一切來來去去,而沒有一個牢固不破的角色存在。

曲終人散,一如人生無常。

但還是有因緣,還是有角色。緣起洛纓的新書,緣起一杯咖啡的因緣,緣起穆勒咖啡館和穆勒咖啡館。

當晚,就讓我們跟洛纓一起,聊聊她的書,聊聊她自己,聊聊臉書又或聊聊戲劇,然後一起喝杯咖啡吧。

再一次。11/25(三)晚上七點半在穆勒,不管你認識或不認識洛纓,不管你有沒有讀過她的書或是看過她寫的戲,來。我們一路聊到晚上十點。歡迎你帶著自己的藉口,來和我們待在一起,就著所有的藉口,就這樣胡聊一通。

期待相聚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